阿晚阿晚!(卑微打工版)

次元壁是最大的be,但我对你永不腐朽的爱就是he

一人之下同人 你也来种蘑菇么 9

 9. 你这剑可不兴耍啊

男主老王 女主原创

  

诸多信息皆来自百度 不可深究 看个开心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  

 又是一年夏,山风携裹着微凉的湿意,如同恋人一般缱绻缠绕拂面而过。

  

    云龙道长站在树荫下,一套拳法打的行云流水,刚劲有力。旁边石凳上躺着的逆徒,口水三千,鼻息如雷。

  

    云龙道长:“……”

  

    谁家是徒弟打盹师父打拳的啊!

  

    他越想越气拳路一转,就往王也面门上砸去。

  

    王也虽是闭着眼,却能感应到师父的教育之拳即将落下,他也不躲,云龙道长拳硬心软,这顿揍不挨恐怕他心里有气堵得慌,作为孝顺徒弟自然得好好受着。

  

    可惜预料之中的拳头并没有落下,王也皱着眉纠结了一阵,这是师父新学的什么心理战术么?等我憋不住了睁眼再补上一记耳光?

  

    他踌躇了半天,才虚着眼睛睁开条缝,试图看清师父要跟他玩什么套路,随即和少女戏谑的眼神装了个满怀。

  

    或许不该叫少女了,她从小被一群师兄师爷宠着长大,心态小,故总是一副小女儿娇模样,如今年岁上去了,闭嘴不说话的时候总算是看着有点大人样子。

  

    她穿着黑色渐变粉的T恤,背着个大包,颇有点风尘仆仆的味道,就这么蹲在王也面前,歪着头瞧过来。

  

    距离未免离得太近了些,王也想,当着师父的面好歹应该注意点分寸,可一对上那双水杏似的浅色眸子,他心里滑过酸涩微涨的不舍感。

  

    他张口,想说一句好久不见。

  

    就听到那个眼里装着星星的人说道,“师弟啊,为什么我每次见你睡觉你都在流口水啊?”

  

    她顿了顿,面露不忍,“你是不是肚子里有虫啊?”

  

    王也:“……”

  

    他头疼的扶了扶额,差点忘记了这祖宗原来是这个性格来着,难道这就是情人眼里出西施么?原来会美化的这么过分么?

  

    “…小师兄,没见你来消息说今天要回来啊,”他站起身,自然的接过张倩兮背上的大包。

  

    “哈,偶尔跟你聊一次,能把大半年发生的事都告诉你,总得让我保留点神秘感吧。”

  

  张倩兮半真半假的嘻嘻笑道,“主要是我太久没回来了,怕师父想徒弟我想的茶饭不思。”

  

    云龙道长瞪过来,“说什么鬼话呢,倒霉孩子。”他眼神在这两人之间来回扫视一番,“你俩联系还挺多?这小子老是一副对什么都没兴趣的样子,我还以为你跟淞南更玩得来一些。”

  

    “害,”张倩兮心虚的扣了扣脸,“也就隔半年偶尔问候一下罢了,哪儿联系多了。”

  

    云龙道长不疑有他的点点头,“你们师兄弟间互相照应一下也是好事。”

  

    “师父说的是。”

  

    暂且辞别云龙道长,王也挎着张倩兮的行李送她回宿舍,这次她是偷摸回来的自然没人替她收拾。

  

    王也就跟在她旁边,帮她一起牵绳晒被子,帮她打水擦柜子,让张倩兮一瞬间恍惚身边跟了个贤内助。

  

    屋子小打扫起来倒也快,王也把抹布绞干晾在窗台上,转头就见张倩兮丢了个什么过来,他顺势接住,拿在手里挑着眉瞧了瞧,是只便携运动水杯。

  

    “谢礼。”

  

    “害,自家师兄弟,哪儿需要这么客气。”

  

    张倩兮听着他说‘自家师兄弟’不自觉的撇了撇嘴,“我上回看你直接往塑料杯子里倒热水,炼炁士也不能百毒不侵吧,”

  

    她朝王也晃了晃手里的另外一只杯子,“牌子货,可以装热水还防摔,我给师父他老人家也买了个……你可别瞎客气了,收着吧。”

  

    王也便也不再推让,直接打开了盒子看,蓝色的水杯还配了便携的挂绳,刚好可以别在腰上随身携带。

  

    他的手指在瓶身上轻轻摩挲了一下,低着头,嘴角勾起,“那就多谢小师兄了。”

  

    哼,假正经。

  

    张倩兮瘪着嘴在心里诽谤道。

  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  

    休整了一天,第二日一早,张倩兮就被云龙道长召唤了去。

  

    比起两个年轻人的随意,云龙道长更为担心常方策的来路,然而武当乃是真武大帝的道场,常方策身为野丨鬼一只可不敢随意现身,云龙道长只得让张倩兮演示剑招与他看。

  

    常方策的剑法无名,就连这剑招的名字,还是他死了之后闲得无聊琢磨出来的。

  

    这套无名剑法共分七招,名曰:剑出封喉,青峰割面,破体无形,追行截脉,回风夺月,时雨永沾,阴阳大悲。

  

    张倩兮执剑而动,她的斥逐长三尺三,由沉海铁精所铸,重二斤四两,与常方策那个年代的青铜剑相比起来,更加的长而轻。

  

    加之张倩兮是女孩,身体尤其柔韧灵巧,但这一整套剑法演示下来却没有显得轻浮,反而铺面而来的肃杀之气让人畏之胆寒,好似与战场上那位凶相毕露,鹰扬虎视如同杀神天降的将军直面相对。

  

    来如雷霆收震怒,罢如江海凝清光。

  

    云龙道长恍然,这丫头善剑他是知晓的,但是她本人并没有表现出对此过多的兴趣,前几年云龙道长甚至认为除了一般的修身养性之法,张倩兮已经放弃了作为炼炁士的意向,每天只知道瞎混日子种蘑菇。

  

    所以云龙道长明知她纠结不舍异人世界的热闹,却还在帮(逼)她下定决心从中剥离出来。没想到多年后再看她拔剑,竟然精进到了如此地步……

  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”云龙道长喃喃自语道。

  

    这个丫头终于下定决心选择了自己想要前行的道路了么?

  

    但是…

  

    “师父你嘀嘀咕咕说啥呢!你看徒儿这剑练的怎么样!”张倩兮邀功似的朝云龙道长挥了挥剑,屁股后头甚至可以幻视出疯狂摇摆的狗尾巴。

  

    云龙道长眉头紧皱,这套剑法除了最后三招,似是因为剑客本人年华垂暮变得略加收敛,其他五招皆是锋芒毕露招招致命。

  

    现如今流传下来的剑法大多颇有观赏性,也兼具了强身健体的作用,即使是不会运炁之人也能练出点门道,这无名剑法却不一样。

  

    这是一套不折不扣的杀丨人剑。

  

    往往这种惊才绝艳的术法出世,皆伴随着世道动荡,或者说,就是这些异于常态的奇技导致了这些骚乱。

  

    “啧,”

  

    云龙道长一啧嘴,负手走到一脸’快夸我!’的张倩兮旁边,对着她的脑壳狠狠就是一巴掌。

  

    “嗷!”张倩兮瞪大了眼睛,一脸惊恐的捂住脑袋,“师父你打我干嘛!”

  

    “还敢问!”云龙道长又补了两记虚拳,“你给老夫听好了,你这剑法除非是万不得已,危急性命的情况下,不然连你的师兄弟们,都不可在他们面前演示,你听到了么!”

  

    “啊?”

  

    “啊什么啊!绝对不可以!”云龙道长胡子炸起,气势汹汹转头离去,“一个二个的,都给为师找麻烦!”

  

    张倩兮看着云龙道长的背影,愣头愣脑的挠了挠头。

  

    啊…师父好严肃啊…可是我已经让也弟帮我录像发到师门群里了,这会儿的话……

  

    她掏出手机点开师门六人微信群,被几个师兄直呼牛逼的话夸的飘飘然。

  

    嘿嘿,师父他老人家一定会原谅我的!

  

    云龙道长:?

    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云龙道长:当然是选择原谅她💚

    

    倩子:我们师兄弟都是好人!让我出风头!让我出风头! 

  

 叮——金手指已上线

  

 还有两章就进入罗天大醮副本了,但是没稿了,为了保证质量,所以以后改为三天一更(180°鞠躬)

  

  

评论(6)

热度(94)

  1.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